新聞中心
誠信鑄就品質 質量贏得市場
洞見2020,民企突圍元年:企業攀登“新三座大山”
2020年01月10日 1116





2020年,中國鼠年。在傳統文化中,鼠非善輩。難道2020年的形勢會比2019年還要糟?難道今后十年中國經濟將長期低迷?


著名媒體人秦朔不以為然,“歷史將證明這只是笑話”。不過,秦朔亦說,本輪中國經濟結構調整是一個長達二十年的辛苦歷程,還需要萬眾一心加油干十年。以下,Enjoy:


“聽到一個段子: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美團創始人王興在飯否貼出這樣一句話。


2020年,中國鼠年。在傳統文化中,鼠非善輩。難道2020年的形勢會比2019年還要糟?難道今后十年中國經濟將長期低迷?


著名媒體人秦朔不以為然,“歷史將證明這只是笑話”。不過,秦朔亦說,本輪中國經濟結構調整是一個長達二十年的辛苦歷程,還需要萬眾一心加油干十年


2020年,必將成為一個承前啟后的時間節點。


對于企業來說,面對的考題和前十年已經完全不同。

中國已經走到人均GDP 一萬美金的門檻,土地、勞動力、環境等要素價格迅速提升,國家擔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企業則擔心失去人口紅利、土地紅利等,傳統紅利后無以為繼。資源導向型、政策導向型、關系導向型的企業驅動模式,基本上走向終結,企業必須擁抱管理驅動、創新驅動、組織驅動等新驅動模式,才能成功突圍,在未來十年更嚴峻的競爭中存活下來。


這道新考題,也是出給企業家本人的,企業家的自我蛻變、自我升維則是“驅動中的驅動”


要想活下來、活得好,中國民營企業家們必須要從“企業主,邁向企業的企業家,再邁向社會的企業家”,成為真正的價值創造型企業家。這也是領教工坊一直倡導的。


具體來說,企業家要攀登三座山,缺一不可。



第一座山,是經濟價值之山,企業家的拐杖是財務資本,企業首先要能創造利潤;

第二座山,是組織價值之山,企業家的拐杖是智慧資本,要構建真正的組織,真正的團隊;

第三座山,是社會價值之山,企業家的拐杖是社會資本,需管理好利益相關者的資源。


這三座山一座比一座高,不是所有企業家都心甘情愿去登頂的。不過,人想要得到真正的自由,就必須胸懷使命,去做必須做的事情。


01 時代推著你走

企業家不得不改變


這不是一個企業悶頭做事就可以發展的時代,我們必須抬頭看一看,我們到底面對什么樣的國際國內環境。


從國內環境來看,中國進入“新常態”以來,最核心、最緊迫的頂層設計是供給側改革和經濟結構的調整。


結構調整已經在推進,有五個不可忽視的方面:



第一是騰籠換鳥,淘汰落后產能。低附加值、污染型企業等強制淘汰;

第二是鋼鐵、煤炭、光伏等過剩產能的行業去產能;

第三是金融領域去杠桿;

第四是稅收層面實施國民待遇,國企、外資、民企公平對待;

第五是推出科創版、千人計劃、萬人計劃等國策,吸引全球最頂尖的人才到中國創業。


從國際環境來看,中國趕上一個比較好的時機。


過去幾十年,美國產業空心化,虛擬經濟掏空了美國的實體經濟和制造業;歐洲分成那么多小國,很難形成大合力,一個英國脫歐就把整個歐洲鬧得上下不寧了,全球領導力式微;日本自1990年以來,早已經沒有1980年代泡沫經濟巔峰時那種挑戰美國的氣勢。


當今時代給了中國一個引領全球發展的機會,甚至有機會促成“舉世零關稅”


面對中美貿易戰,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獻策“舉世零關稅”,而且畫出“先英國、再歐盟、后美國, 美國之后,不要等多久,互相零關稅就要推到其他國家去”的路線圖。在張五常看來,人民幣國際化,加上所有進出口皆零關稅,再憑市場的龐大冠于地球的優勢,中國的確是有點真功夫了。


“人類文化歷史數千年,只有今天的中國有機會促成舉世零關稅的發展。如果成功,不僅中國自己有利可圖,整個地球貧苦人家的生活都會改進。”


中國不會一步到位“舉世零關稅”,但2019年有兩件相關的大事已經發生。



一是中日韓三國領導人在成都確立“新三國時代”,推進三國自由貿易區協定談判,包括“中日韓+X”合作。目前中國政府還是不想過于“當頭”。

二是2020年元旦起,中國單方面下調859種商品進口關稅,低于最惠國稅率,這是邁向“零關稅”關鍵一步,至少已經是中國邁向更開放的自由貿易之神來一筆。

中國參與全球競爭,當然要放開全球商品與服務到中國來參與競爭。那么這種開放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中國企業必然面臨著巨大的全球競爭,意味著優勝劣汰,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將被市場殘酷淘汰。


總之,競爭越來越激烈,"最壞的時代"確實來了。反過來,全球競爭也會倒逼中國企業提高競爭力,讓一批優秀的民營企業真正有機會在全球市場中占有一席之地,成為這些民營企業“最好的時代”。


要想在這場全球競爭中獲勝,民營企業一定會直面組織能力、管理能力、領導能力這些企業經營最本質的問題


全球競爭絕對不是企業家抓到一個機會,或順應一個政策,或搞到一些資源,就能打敗競爭對手的場域了。尤其是企業走出去之后,許多國家各方面的軟硬件條件可能都存在很多不如意的地方,面對文化沖突,如何打造一支齊心、高效、職業的核心管理團隊,更是挑戰中的挑戰。


這是舊時代的終結,也是新時代的開始。


2019年,我們目睹了太多,百億以上的多元企業在這個時代之交轟然倒下。原因很簡單,本質上就是野蠻生長,利用資源或政策拼命擴張,甚至是政府和銀行推動的擴張的必然結果。這些企業的管理能力、組織能力跟不上,人才和團隊跟不上,一旦資金流出現問題,墻倒眾人推


但是,也有企業幡然覺醒,反求諸己,把挑戰變成了新的機會。


領教工坊有家組員企業叫波司登,羽絨服是它的主業,這些年做了幾十個內部創業的項目,基本沒有一個盈利的。從2018年開始回歸羽絨服主業,重新定位,讓品牌年輕化,成為一個去多元化的大贏家。由于“孟晚舟事件”,全球主要競爭對手“加拿大鵝”遭遇國民情感厭惡,波司登轉型后的廣告剛好在這個時候鋪天蓋地出來,品牌門店全面升級,又到全世界去參加各種時裝周,邀請明星代言,一下子在國內國外市場全面開花,他們主廣告語也成了“暢銷全球72國”。


波司登的故事再一次證明,從更長的時間軸來檢驗企業的競爭力,企業家還是要聚焦主業,挖深水井,才能構建強大的核心競爭力


波司登的重新翻紅還說明,即使是那些最傳統的行業,中國的民營企業仍然有巨大的機會!服裝行業,有一段時間,老被媒體說成"夕陽產業",搞得服裝行業的企業家挺沒自信的,覺得“低人一等”,于是有的企業家開始看不起自己的主業,于是分心去做一些所謂的“模式創新”。波司登也曾經被認為是已經沒有翻身機會的沒落品牌了,如今回歸主業再攀新高峰,對其他民營企業家,很有啟發意義。


三年前,波司登董事長高德康加入領教工坊私人董事會,通過與其他企業家“鉆石磨礪鉆石”的過程中,他領教到了從“企業家的企業,到企業的企業家”的價值。說直白了,就是企業家必須把自己從“皇帝”的座位上拉下來,營造一種人人平等、自由、開放的企業文化,開始攀登名為“組織價值”的第二座山,才能調動人的積極性,發揮集體智慧資本的作用


一年后,高德康推薦自己的夫人、波司登總經理梅冬加入領教工坊私董會。他們也意識到管理企業不是埋頭干活就能把企業做好,打開了視野,非常認可領教工坊提倡的“反求諸己”和“組織紅利”的理念。老板變化了,團隊就開始產生微妙的化學反應,新老人才更能融合,并逐步邁向更職業化的管理。通過新的戰略定位,配合組織打造和管理升級,波司登書寫了一個漂亮的“老牌翻紅”的轉身故事。


波司登的轉型,最核心的是企業家意識到自己要放下身段,尊重專業的力量,尊重團隊的力量。真正有使命感的企業家,只要勇于革自己的命,認真攀登,打造一個強有力的組織,是有機會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勝出的


中國民營企業真正突圍,開始踏向全球舞臺的時代正在開啟,這個新時代的開端就是2020。

02 翻越“新三座大山”

成就偉大企業


臺灣著名經濟學家高希均教授提出過“三座大山”論,他認為企業家要爬的第一座山是利潤之山,第二座山是社會責任之山,第三座山是永續經營之山。連接第一座山與第二座山的橋叫“舍得”,連結第二座山與第三座山的橋叫“開放”。


我與高教授所見略同。只是針對中國大陸民營企業家的特點,我提出“新三座大山”之說,即文章開頭所列的經濟價值之山、組織價值之山和社會價值之山,統稱為三座“價值創造之山”。


連接第一座山與第二座山的橋叫“反求諸己”,連結第二座山與第三座山的橋叫“成人之美”。反求諸己的新解讀是,我們認為企業經營“問題出在前三排,根子還在主席臺”,改變必須從企業家本人開始,企業家首先要成為更好的人。成人之美就是成就他人,共利社會,為他人創造幸福感,共建更美好的社會


十年以前,我跟肖知興教授在商學院倡導這些理念的時候,很多企業家都不屑一顧。他們都覺得教授太天真了。很多人跟我們說,教授,我弄一塊地,就能夠掙幾個億,干嘛去爬后面的山,很多人干死干活甚至干幾十年還不如我干一票。



企業家們很直接,干一票是曾經的一夜暴富事實,但現在這種機會越來越少,經營企業的風險卻越來越大,時至今日,企業家們這才意識到教授說的也不一定都是傻話。斗轉星移,價值創造型企業家開始迎來出頭之日。越是全球競爭時代,越是法制化、市場化的時代,打造組織、做好產品、做好服務、做好社會責任的企業,越有機會勝出


目前我們很多企業家,還無法理解翻過第二座山和第三座山的價值,那是因為從他們過去的成功經歷中還沒有享受過組織紅利和社會資本紅利。


舉兩個真實的例子,日本蔦屋書店的創辦人增田宗昭,因為公司上市后束手束腳,無法實現“讓客戶價值最大化”的經營理念,提出管理層收購,讓企業轉成非上市公司,結果日本一家銀行大方地借了1000億日元(約66.7億人民幣),這就是社會資本的力量。


日本這家銀行愿意把這么大一筆錢給增田宗昭,愿意成就他的“社會價值”,這就是成人之美,美美與共。


云南大理有個小伙子叫嘉明,在大理做有機農業,開特色農場和民宿。他對有機生活非常有熱情,十幾年堅持下來,也賺不了太多的錢,但在圈內很有名氣,厚積了社會資本。最近他到上海來跟我聊,說無印良品找他合作了。為什么呢?


無印良品給出的答案是:一、無印良品意識到中國政府現在推動企業去扶貧,無印良品作為一家在中國經營的企業,肯定要響應中國政府的號召;二、嘉明倡導的有機生活方式跟無印良品倡導的生活方式的理念是一致的,無印良品希望把他的產品納入進來。


嘉明堅持那么多年,現在主流商業機構也開始主動跟他合作,這種社會資本的力量在中國也逐漸顯現了。主流企業現在開始意識到,他們也要參與解決社會問題,這才是真正的社會責任。




中國民營企業家需要價值創造升維,就必須持續翻越這三座價值創造的大山


目前參加領教工坊私董會的300多位民營企業家,他們大多數已經爬上了第一座大山,企業有了一定的規模,也在行業內小有地位,多數組員企業正在翻越第二座大山,即組織價值之山。


攀登第二座山,最重要的法門是,企業家要從“皇帝”或者“教主”的位子上走下來,變成“企業的企業家”,變成企業使命、愿景和價值觀的大祭司。換成大白話,企業家要變成企業的一份子,而不是被頂禮膜拜的“神”。這不等于企業不需要任何控制,不需要領導,不需要管理了,而是要企業家發自內心去尊重每一位高管,尊重每一位員工,授權賦能,用文化和制度激發出每一個人的積極性和創造力。


很多民營企業家從創業走到今天,特別是一年能做到幾十億營業額的企業家,性格強勢、自我、控制欲強,聽不進不同意見。這是中國民營企業家很普遍的一個現象。


在領教工坊私董會小組里,我們讓企業家打磨企業家,火花四濺,他們相互提問、質疑、爭辯、解謎,時而面紅耳赤,時而沉寂無言,時而哈哈大笑,打個比方叫“鉆石磨礪鉆石,顆顆熠熠生輝”。在私董會里,每一個人都是企業一把手,很多一把手看自己問題看不準,但看別人的問題看得非常犀利



這種企業家之間的真誠情誼與諍友角色,企業家在別的地方幾乎感受不到。商學院的課堂上,都是你好我好,誰會去說得罪你的話,跟你臉紅。所以有的企業家進入私董會,一開始會很抵抗。但到后來會真正理解“問題出在前三排,根子出在主席臺”的深刻含義,開始曉得“反求諸己”,要變就從改變自己出發,從帶領高管團隊共同改變出發。企業家也是個人,要重新喚起他的使命、動力、激情,就必須讓他感受到溫暖的陪伴和榜樣力量,也能接受到這種非常真實的反饋和挑戰


創造組織價值階段,企業的基礎已然發生變化,已經由智慧資本取代財務資本。“以人的智慧為資本,不斷產生企劃,這才是現在該追求的時代。由財務資本的多寡,來決定企業活動成敗的時代,早就已經結束了,在往后的時代,一間公司擁有多少智慧資本,并且能善用多少到公司內外,這才決定公司未來的關鍵。”我非常認同增田宗昭這個觀點。


企業家要讓企業從一人獨舞走向人人共舞,就需要翻越第二座大山,激發真正的企業使命、愿景和價值觀,找到新的意義和動力,打造齊心、高效、職業的高管團隊,讓文化能扎根,讓戰略能落地。這樣才能讓組織中的每個人有愿力、又能力一起共舞,創造新的輝煌。


領教工坊先集中精力陪伴民營企業家認真攀登目前的“組織價值”之山,等到部分企業家翻過這第二座大山之后,我們再協助他們翻越第三座大山,即社會價值之山。這個時候最重要的資源會變成“社會資本”,社會資本要求的是,企業家要帶領員工們一起去追求“超我的使命”,難度就更高了。但我們認為,要成為讓全世界尊敬的企業,只有越過第三座大山才有機會。



03 登“山”三大迷思


企業家在攀登三座山的過程,都很容易產生迷思而止步不前。


其實,現在大多數企業家還是停留在第一座大山中,一味追求經濟價值和利潤最大化,被心中的迷霧遮住自己,甚至看不到前面還有兩座大山等著他去攀登。為什么呢?


因為他們都沒有經歷過組織價值和社會價值所帶來的巨大紅利,盡管它們可以給企業家帶來更多姿更多彩的生命體驗,但企業家也是從普通人走來,很容易滿足于“賺取利潤”,以為那就是人生的桃花源了。



第一階段的企業家最主要的迷失,其實是還想抓住過去的“成功模式”,不斷進行復制,這也就是企業家容易多元化的原因。前面他打了一口淺井,賺了一筆錢,他就想換個地方換個行業再打一口淺井,如此重復,不停地打淺井,用這個套路把生意做大。這是他最省力最舒適的狀態,因為這是他有過成功經驗的狀態。而且,他打淺井還賺到了不少錢。


后來他會發現,同時打的井多了以后,對領導力、組織能力的要求更高了,開始力不從心。另外,自己老在打淺井,如果有人打了一口深井,他的水一下子就被人家吸干了。打來打去,最后這些淺水井越來越難以產生價值,結果就是企業的利潤越來越薄,最后甚至全部干涸,轟然倒下。


這個時候,企業家就是要否定過去的自己,否定過去的成功模式,跨越原有的慣性,才能迎接新的成功。讓一個成功的人自我否定,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除了有勇氣,還要有支撐系統,支撐他們去有勇氣去打破“舊我”,構建一個全新的自己和全新的組織。


這個道理企業家們當然懂。其實,企業家們也很想改變,但就是很多時候很難克服貪婪和恐懼,不斷試圖在原來成功基礎上復制,也許是滿足貪婪和回避恐懼的最好方式。不破除這個迷思,企業家在第一座大山里很可能都轉不出來。


等到攀登第二座山的時候,企業家又會犯新的迷失


這個階段最大的迷失,就是企業家們總把“組織價值”僅僅變成一個利益分享機制,而且還以為是包治百病的藥方。他們以為只要做到利益分享就能解決智慧資本聚集,就可以打造真正的組織了。非也,這是一個必要條件,但絕不是一個充分條件。很多企業家下意識的相信,只要進行簡單的承包和利潤分享,組織就能不斷做大做強。其實,這種思維就是一種新的投機主義,就是一種新的偷懶主義。


這樣做,企業只會落入一個體量看起來更大一點的團伙狀態而已,肖知興教授非常形象地比喻說“一千只小舢舨拴在一起,永遠也抵不過一艘航空母艦”。沒有構建一個真正的從使命、愿景、價值觀到制度機制這樣一個全方位的組織連接,航空母艦是打造不出來的。


領教工坊有一家組員上市企業,董事長生意頭腦很好,對人也很好,很愿意關心人。企業做起來以后,他很愿意分享,一口氣把股權分給90位管理人員。他的意愿是,錢分好了,大家干勁就來了。公司上市后,造就了好多億萬富翁和好多個千萬富翁。但是,他后來發現,上市后這些人并沒有他想看到的干勁,好幾個骨干甚至走了,對他沖擊很大。


這位董事長去年把所有高管一起拉來參加領教工坊及優學院“二營四會”特訓營。他們終于意識到組織最重要的兩種凝聚力,一個叫文化,一個叫戰略。文化就是使命、愿景、價值觀,我們是誰,為什么要在一起,我們要到哪里去。戰略就是我們三年目標是什么,未來一年要去取勝的最有價值的地方在哪里,我們要構建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我們的策略路徑是什么,我們的行動是什么。這些核心問題他以前從來沒有認真共識過,一直干到上市,還是停留在第一座山上。“二營四會”還幫他留下了一名很核心的高管。這名高管本來想走的,但一起討論使命、愿景、價值觀后,激動了,覺得還是要留下“一起去做一件更偉大的事業”。



現在中國大量的培訓公司,天天叫賣這個“膏藥”,說什么“企業分好錢就能把企業做到世界一流”,搞得有些老板信以為真,天底下哪有這么容易變成世界一流的“餡餅”?領教工坊很多組員企業家分享說,以前去學過,被打過雞血,后來才發現行不通。不過實話說,一個企業年營業額從幾千萬做到幾個億的階段,分錢還是挺有激勵作用的,因為這是團隊成員奔向財務自由的階段。


過了第一座山,攀登第二座山要的是智慧資本,而不是財務資本了,企業的基礎升級了,企業家領導企業的“底層邏輯”必須得跟得上變化才行


攀登第三座山的時候,企業家們也有迷思,他們以為社會責任就是做慈善,要么就是付出心態,要么就是補償心態。比如以前污染環境就要去做生態補償。然而,企業家永遠不可能靠付出和補償的心態去翻第三座大山。


攀登第三座大山,一定要意識到社會價值、社會資本,其實是未來企業最重要的核心競爭力的來源,甚至是生產要素的來源。為什么這么說呢?


首先,在一個信息透明和完全互聯互通的世界,不好的產品、不好的服務,甚至不好的企業價值觀是很難隱藏的。所以說,真正尊重社會價值,擁有這種價值觀的企業,就會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可。否則,你以前吹噓的那些東西,一下子就全部被擊毀,一地雞毛,消費者從情感上厭惡你。企業倒下,就是一夜之間的時間。


其次,90后,00后新生代的員工,非常有獨立意志和自我意識,他們的崛起也讓企業不得不正視。自我意識覺醒的這些年輕的員工,在一個組織里,你很難用控制和洗腦的文化和價值觀去凝聚他們,而且他們很多都不是為了生存而工作,而是為了意義而工作了。他們不認同企業做的事情的話,就會覺得不爽,就會用腳投票。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我在哪里不能掙到這點工資呢,關鍵是要讓自己感覺到對這個社會有貢獻。如果企業文化不能滿足他們的訴求,那就會失去企業未來的人才基礎,企業的競爭力就無從說起了。

最近我認識了一對很年輕的夫妻檔企業家,很年輕,創立了一家叫甘棠明善的餐飲企業,就能把一個傳統的餐飲企業干到一年幾十億營業額。他們已經在翻越第三座大山,他們已經體認到“社會價值”是更高的價值追求。


我很驚訝,這么年輕的企業家,怎么會有這個覺悟?他們給我一個答案很有意思,說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是“向顧客傳遞愛”,而不是僅僅遞上一盆菜,人與人之間的溫暖是一個社會非常需要的東西。他們對最基層的員工也是發自內心的尊重,他們的金句是“雙手改變命運”,比海底撈更把人當成人,讓員工感覺到自己是一個很有社會價值的人。


今天,時間正式跨入了2020年,也預示了一個新時代的開始,這個時代意味著優秀的中國民營企業開始突圍,真正開始翻越第二和第三座價值創造的大山,并走向行業巔峰和全球舞臺的起始點。只要我們一步一個腳印,“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未來十年,中國一定會誕生出一批受人尊重的世界級企業和企業家




作者:朱小斌

來源:領教工坊(ID:ClecChina)


網站地圖
体彩25选5开奖号码